2019-06-16 00:22: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孙之冰 作者:王亚宏
核心提示:更大的暴击出现在一天后,有人告诉笔者手中难以理解的《人工智能入门》是面向初中学生的版本……
安博电竞 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与日月同辉,永垂不朽。

参考消息网5月19日报道 投资领域的一句老话是:“当站在风口时,猪也能飞上天。”如果没飞起来,那么一是风不够大,二可能是猪太重。在读了人工智能启蒙书后,笔者再次清醒认识到,自己也许该“减肥”了。

人工智能是如今当之无愧的显学,有着让大多数领域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宏大气魄。在带有这种强烈浪漫主义情怀的驱动下,人们的反应往往分成两种。一是作为人工智能的“圈内人”,张开双臂去拥抱新时代,另一部分则有些畏缩,担心有朝一日被机器砸了饭碗。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忧心忡忡间有人递上了通往人工智能时代的船票:四册一套的《人工智能入门》。可当笔者满心欢喜地自认为有机会达到新时代彼岸时,却遭到了里面内容的当头一棒——从多传感器测距到自然语言处理,从深度图像理解到人机交互,普及书里这些内容对门外汉一点都说不上友好,倒更像是船员们不断对留在岸上的人,炫耀性地挥动手帕。

书封

《人工智能入门》一书封面 

如果说有什么收获的话,那肯定是受益入门教材的第一章。按照惯例,一般的书往往都会在这一部分说些这一领域空泛的概述,立志于破旧立新的人工智能倒是在这方面也没能免俗,让笔者钻了漏洞,能够在搜索引擎的帮助下阅读完带有不少插图的前16页。可当奋起余勇进入“干货”部分,麻烦就来了。硬着头皮又读完3页后,果断卡在了第二章第一节上,这节名叫《牙牙学语》。

技术的语言,对门外汉来说不啻于火星文的难度。虽然之前至少学过中、英、日三种语言,编程方面也通过了数据库方面的考试,但在新的语言方面还是没坚持多久就败下阵来。鼓起勇气进行二刷时,感觉自己俨然化身为法国语言学家商博良(第一位破解古埃及象形文字结构并破译罗塞塔石碑的学者——本网注),在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研究一块晦涩的石碑。

美国机器智能研究所联合创始人、畅销书《不充分均衡》的作者埃列泽·尤德考斯基有句名言在人工智能的圈子里广为流传:“迄今为止,人工智能的研究最危险的一点是,太多人自认为已经了解了它。”没上过高中和大学的尤德考斯基在自学成才方面有足够的骄傲可以得出这样的论断。但事实上他的担忧有些高估了其他人的学习能力,至少有些人还像我一样不那么智能——略感欣慰的是,将这套书拿给周围的人看时,他们也善解人意地说这书中关于分类函数和卷积神经网络等内容“有点难”。考虑到他们和笔者近似的年龄构成和知识构成,姑且将这当做一种高情商的表现,靠逻辑算法的机器一时半会儿估计没这么机灵。

VCG211150203020

人工智能(视觉中国)

但更大的暴击出现在一天后,有人告诉笔者手中难以理解的《人工智能入门》是面向初中学生的版本。不过想通后反而放下心来,至少机器看来没有机会取代笔者的工作,因为这帮厉害的年轻人在把前浪拍在沙滩上这方面一定跑得更快。

给自己强行续命的方式有一个,就是赶快去找《人工智能入门》的小学版去看看。不,或许读低幼版才不算吹牛。(文/王亚宏)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